广州航运价格联盟

一方武侠梦,侠士江湖情——线上真人图书馆第三十八卷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北辰
线上真人图书
一方武侠梦,侠士江湖情
首语
本有武士道,英国有骑士,美国有牛仔和超人,我们有武侠。武侠是华山论剑、武林大会、少林争峰,武侠是快意恩仇、把酒临风、踏马归去,武侠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西大名捕……武侠世界包含太多太多内涵,我们可以说它是一个外壳,内在盛着人们自由意念下的侠义精神,但也可以说它本身就是真实世界的投射或避难所,有其与众不同的道义原则与情怀追求。在当下文明社会的太平盛世里,常常,我们也怀有那一人、一剑、 一壶酒的梦,想要恣意洒脱行走江湖、匡扶正义,不去理会所谓世俗桎梏。让我们听听本期嘉宾与我们细数他们怀揣着的“武侠梦”。

本期导读
Cathy:洛阳
Jenny:我眼中的武侠——江湖
赤壁: 创作之旅即是吾之成长
逍湘: 《无题》

Book 1
洛阳

@Cathy

最早接触武侠,是从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开始的,83版射雕,是经典中的经典。留在脑海里印象最深的,是那一个个鲜明的人物形象。憨厚的郭靖,聪慧的黄蓉,善良的洪七公......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东海黄药师,每一次看到他出场,总会有心潮澎湃的感觉。“一个月色明亮的夜晚,在漫天桃花中,他身穿青袍,坐在一棵高松之颠,手握玉箫,悠悠扬扬一阵清亮柔和的洞箫声传了下来。但见他形相清秀,丰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大概因为一直都很神往魏晋名士的生活,不管是江左风流宰相谢安,还是命世大贤阮籍,那种寄情山水,恣意风流,超然洒脱的生活总是很让我心驰神往。同样的,我觉得武侠小说里所描述的那些像黄药师一样的大侠,他们超凡脱俗,一壶清酒,仗剑走天涯,这和魏晋名士有某种程度上的相似之处。由于史料的匮乏,我只能通过零星的记载去想像,去还原历史。而武侠小说,就像是一种补充,补充我脑海里残缺不全的,那种风流名士的生活画面。每阅读一部武侠小说,就像是在欣赏一幅徐徐展开的恢弘大气的画卷,我可以把自己也想象成一个剧中人,跟随着书中人物一起去经历他们的故事。鲜衣怒马的年少轻狂,独步天下的文韬武略,似乎都那么清晰,那么触手可及。

后来看得比较广泛,除了金庸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也会看像《楚留香传奇》,《小李飞刀》等等,深切觉得虽然不同作家的文风有所不同,但是往往都会以中国传统文化为依托。很多武侠场景,都可以拿一句诗文来描述,唐诗宋词元曲,这些构成中国古典文化的元素,构成了武侠小说的筋骨。

传统的经典武侠小说大多是以男性角色为主,以恢弘大气的真实历史为背景,比如金庸的“三部曲”以宋朝为背景。而近年来新起的新武侠,很多都是设定一个架空的时代,多了一些魔幻的色彩。我最喜欢看的,就是沧月的《听雪楼系列》,大概是初中时候看的书了,这么多年都印象深刻,一直记着那句---“洛阳,朱雀大道,听雪楼。”这让我对洛阳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向往感,似乎在那中原武林的腹地,真有一座楼,叫做洛阳听雪楼,暮色暖黄时,白衣男子微倚扶栏,手中拿着江湖文碟,轻念的名字却是“阿靖”,那个一身绯衣,野蔷薇般倔强孤独的女子。人中龙凤,同去同归。

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我也曾一次一次地幻想自己能生活在那样的时空里,做一回仗剑江湖的大侠。于是当每次不得不回到现实生活时,就会产生很大的落差感。武侠,大概就是心里一个温暖的寄托吧。


Book 2
我眼中的武侠——江湖

@Jenny

提到武侠,不由得让我想起“江湖”二字。何为“江湖”?似乎在外国并没有这样一个概念,它最初起源应该是《庄子·大宗师篇》里那句:泉涸,鱼双与处于陆,相掬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毫无疑问,这是对于自由的隐喻。在我看来,似乎这一句便定下了“江湖”二字的基调:潇洒与无奈,恩怨与情长共存。“江湖”只属于侠客,而侠客也只能生存在“江湖”之中。摘自《剑桥倚天屠龙史》第二章也有过这样有趣的说法:江和湖是缺乏海洋文明的中国文化中和坚实的陆地以及故土相对立的概念,它们构成中国的内河航运体系以及广义的交通运输体系。像鱼一样在江湖中生存着一样,生活在其中的人必然首先是摆脱了对土地依附关系的自由人。

或许是因为对着这份自由与情怀的向往,我自小对武侠有着特别的迷恋,金庸的名作 《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等,古龙的《绝代双骄》、《楚留香传奇》等都拜读过好几遍,而由它改编成的电视剧也是版版必追。记得在我小时候,住在几户人家一起合住的四合院里,只有大房子里有一台电视,百无聊赖的暑期和炎炎夏日中常常与武侠电视剧作伴,几个小屁孩搬张小板凳就为了占据绝佳位置而互相推挤着,就这样一天810集重复地看着,里面的情节和人物于我便是烂熟于心。那时候晚上没有播了,还是那几个小屁孩,就会开始进行角色扮演,到路口的小便利店买上假长剑背在身后,用家里长毛巾披在身后当作披风,便假装起风度翩翩的大侠了。那时最热门的角色应该是乔峰、杨过、张无忌、黄蓉和赵敏,而我最喜欢的是王语嫣。现在大学了,每次心情低落还会翻看,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之中也就驱散了内心的烦恼。

记得曾听学者讲过:“江湖”其实是一个他者之概念,存在于我们参与不到、只能听说的那些人之中,这个概念的好处就是让你觉得就在你身边,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但是却往往不是我们生活的地方,就在这个看似没有却其实近乎不可逾越的距离之间,所有的我们不想看到的事情都可以被无视,而只留下让人们津津乐道的谈资。若真要为自己的热爱寻找一个根源,我想那便是这层若有似无的距离感。

或许真是“江湖自在人心它并没有一个实体的存在,只是人们创造与幻想出来,并由于获得不到而不断美化的结果。它也可以是一个理想,人们无论是在备受桎梏的社会里,还是在处处限制的环境中都特别会萌生出对“江湖”的向往,因为“江湖”对于他们便是一个自由自在的所在。就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千百年来多少向往与好奇,不断将其神化,江湖在我心中就是现代版的桃花源吧,一处让心灵畅游的圣地。


Book 3
创作之旅即是吾之成长

@赤壁

【由于怀揣着对武侠题材的热爱,加之丰富的阅读积累,受访者从初中到大学源源不断地创作武侠作品,有很多篇甚至登上校刊、杂志和知名刊物里,还通过选拔,获得过珍贵的机会与金庸面对面交流武侠创作,在这些成绩之下,受访者却将这一切等同于自身成长历程。】

Q:你是何时开始对武侠创作萌生兴趣的?

A:早在初中时我就大量阅读各种武侠小说,主流的金庸、古龙到非主流的都有涉猎,读着读着便有了自己创作的冲动,其实应该说是因为自己想当作家这个上帝的角色,想自己主宰人物之间的关系,故事的脉络和走向。而到高中,作为一个文科生,可以更放肆地阅读,吸纳的内容越多,便总有写作的动力,就像水库中的水不断堆积总要流泻而出一样。所以,闲时,我便小写几篇。


Q:创作时,你最喜欢的主题是哪些?

A:其实,在接受这次访谈前,我又去翻了翻过去几年的文章,发现自己写作的主题和内容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以前,很喜欢写打打杀杀这类宏大的场景,喜欢刻画豪迈爽快的角色,连喝酒吃饭都写出了惊天动地的意味。但近些年,慢慢地,我笔锋更加稳健了,更加关注的是这些侠士行走江湖背后的辛酸与遭遇的无奈境况。以前我也很喜欢单独描写一位主角,让他集万千宠爱于一生,让他单打独斗地经历一切波澜起伏,现在,我更加关注的反而是众生,他们之间的接触以及他们在各种境遇下的反应与感受。


Q:为什么会有这样巨大的改变呢?

A:我觉得是随着我的成长吧,毕竟从我开始创作武侠至今有910年了,这910年我周围的环境在改变,接触的人在改变,我自己也不断成长和成熟。以前的创作总带着一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青涩,天不怕地不怕的一股无知也渗透在我的文章里。但后来,可能是自己有了更深厚的沉淀,眼界也投射到更加宽广的范围,加上自己10年间的几度迁移与漂泊在外,更加能够了解侠士在江湖中漂泊之感,创作出来的东西也更有广度和深度。


Q:武侠里什么元素特别吸引你,让你不断创作?

A:那份我所没有的豪迈与自由吧。我觉得每一个创作的人都会描绘自己的心境,又或者创作自己所期待拥有的状态。我也如此。那份快意江湖、柔情侠骨和洒脱恣意正是我当下心态中所缺乏的,我希望在创作中一圆我的愿望,也想在其中寻求一丝安慰与解脱。


Q:在创作时是否遇到过瓶颈?如何突破它?

A:有的,我曾经创作思绪枯竭了好一阵子,觉得自己的文章来来去去无非是关于家仇国恨、社会争斗、爱情友情,缺乏新意,但又找不到另一出口,苦思良久。后来,我在参与了一个有关创作的研讨会后,赫然发现,武侠之所以独属于中国,更在于其背后蕴含的中国文化与哲学。这让我愕然醒悟过来,也让我开始往自己的文章中添加文化与哲学因素,不再单一肤浅。


Q:具体是怎样的文化和哲学内容让你感兴趣呢?

A:大家们的创作都以传统的儒家道德文化及佛道思想为基础,外加融入了现代的思想理念。梁羽生每章节的回目都是自己填词,而书中人物也常常吟诗作对,真名士自风流,文化气息扑面而来。金庸小说情节依据历史,但又不像梁羽生忠实于历史事件,而是根据小说的需要和故事的发展变化去将具体的历史事实在原则不变的条件下跳出历史,形成独特的金氏历史。而古龙中西合璧,将西方文学及各种理论融入到小说中。而哲学方面,老庄的无为清净隐逸的思想,又有儒家的进取思想,还有佛教的因果禅理等思想,更有西方人生哲学的探讨,流露出西方十九世纪文艺思潮的影响,以要求个性自由,反抗社会不合理的束缚味基础。这些都具有更深入研究的价值。


Q:你有预测过接下来在武侠创作上的发展方向吗?有哪些是你特别感兴趣、想去触碰的领域?

A:我希望我能继续进行阅读积累,然后除创作外,可以进一步研究它,研究大家们创作的手法,主题,其故事背后的社会意义,希望自己能在这方面有属于自己的研究成果吧。


Book 4
无题

@逍湘

剑,起风尘;一人衣白。无边荒野是侠客的背景,剑刀铿锵是方才的乐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哦,你说的那是年前潇湘剑客独挑恶人一帮上下几十人的事情吧?啧啧,那次不知挽救了多少村庄。”“不不,我说的是更久之前他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解围城之困,免屠城之灾……”

呵,让他们说去吧——让说书老人又多一个故事,让酒馆人们多几声唏嘘。不如再来两盅好酒、几个下酒菜,不甚惬意。伊人在旁浅笑,我杯盏未尽,而人已先醉。苍凉无际的塞北,温婉在怀的江南;“我还是喜欢后者”,伊人又笑。


暮春时节,芳菲尽歇。山间亭落处,煮酒有青梅。你我把酒问盏,不论武功。“天外飞仙未出,独孤城亦未败,西门、独孤一时瑜亮。紫禁城巅一战,令人情难自禁。然而,何须胜负!”“何须胜负么?”你喃喃。“然。虽独孤城死,西门也未曾觉得剑术高于对方,他们之于剑术已是登峰造极。独孤败,败于心态耳;假使独孤城未心存别焉,假使西门吹雪亦未为妻儿挂牵……”

你说你已不配对我拔剑,你说你已败,“君之心态坦然,不争胜,锋芒内敛;然虽未拔剑,剑势上却不知高我几许。”我微笑,你也释怀。宝剑放一边,推杯换盏,不知山中岁月几何。


细雪簌簌,午眠无梦。香气氤氲满室,伊人一身素妆,似与门窗外雪景浑然一体;伊正煎雪烹茶。我不说赴山中决战时我对你的挂念,你不用说分别时你对我的担忧,如此,心照不宣。来,容我拭去你香腮边缓缓流下的泪;来,陪我续弈完我们之前留下的一枰残局可好?

落子声声,日影渐渐西斜。虽棋局胶着,我却胜券在握。然而你忽然放弃北上角,而取南边。我诧异如此无理的一招,抬头恰逢一双秋水含笑,旋即释然,投子认负。

啊,你是想与我告别江湖,想与我隐于山水之间吧?

揽伊人入怀,“我也喜欢后者,我怀中的江南。”


一枕黄粱梦醒,我身已然非在武侠江湖中。剑客潇湘么?呵,倒也甚是喜欢这个名头——梦里仗剑走天涯,梦里与友论道,梦里佳人在旁。到底书生一介,歌旧作《天净沙》一曲作结:

伊人陌上红楼,

俊郎白马兰舟,

月影花丛美酒,

吴钩事了,

古来多少风流。


尾语
侠,是个聊不尽的话题,也是个做不完的梦。在其中,我们可以徘徊于洛阳古道,畅游于恩怨江湖,也可以记录人生成长。愿这份情怀可以长久伴随着热爱武侠的人,也希望它能感染更多的人,让它成为心灵一方净土。
下一期,我们讲什么

有一天突然发现如果自己死了,死前竟然是在和讨厌的高数死磕,而自己想做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实现。与其痛苦地迷茫挣扎,不如停下来,想想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要什么要什么。Gap Year(间隔年)恰恰提供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Gapper或旅行,或打工,或做公益,在无限的自由空间里,寻找真正的自己。下一期真人图书馆《Gap是一种向死而生的自我救赎》,北辰与你共同阅读主人公坨坨在间隔年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编辑|Jenny
微信编辑|Sive


#北辰青年#

一群不安分、渴望触碰世界与认识自我的青年人

北辰青年是一所公益组织,运作已有3年多,致力于「创造青年人对话与实践的一切可能」。北辰学院集「覆盖」「筛选」「培养」「支持」青年人才为一体,不限行业,为「终身性」公益学院2013年3月注册于广州市白云区民政局,为国家正式批准成立的公益组织,组织代码06580681-4。


关于线上真人图书馆

北辰线上真人图书馆,用网络平台实现真人图书与读者的分享与交流,每周六晚在微信平台播报。

北辰接受读者定制真人图书与分享主题,期待每一个人的分享参与,文字或照片投稿地址:polaris_online@163.com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